灯箩

得之我幸失之我命

风眠 月七

妹妹问我当人类好不好
我问她你的眼睛撞伤了疼不疼
妹妹笑着说刚开始有点疼
我也笑着说  如果是人的话  这辈子都不会再像你这样笑了

我的亲人你在那边会不会害怕
还是你已经习惯准备远走
不知是你太思念我还是我太思念你
对不起我挚爱的已故人
清明时节也不能诉说我的想念

而此后几个所谓学者文人的阴险的论调,尤使我觉得悲哀。我已经出离了悲愤了。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;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人间,使他们快意于我的苦痛。

我像突然上了瘾 中了毒 失了心 没了命 给你心